当前位置:首页>文章中心>公司动态>中国联通唐雄燕:加速IPv6+技术演进 构建算网一体基础设施

中国联通唐雄燕:加速IPv6+技术演进 构建算网一体基础设施

发布时间:2020-09-01 点击数:35

8月31日消息(高娟)在日前召开的“2020(第三届)中国IPv6发展论坛”上,中国联通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唐雄燕表示,IPv6+时代,SRv6是面向未来的可编程网络创新平台。它打破了网络和应用的界限,端到端实现的“云网一体”,采用网络可编程可方便实现应用调度网络资源。

唐雄燕透露,在IPv6上面,中国联通正在SRv6基础上进一步发展APN业务,通过更多开放创新使得网络感知应用、感知算力,真正形成一个算网一体网络,实现应用跟网络紧密的融合,构建出一个更加高质量的基础设施。

IPv6+时代,SRv6是面向未来的可编程网络创新平台

未来计算的发展趋势,从边缘计算到泛在计算。

4G时代,由于云端计算与终端设备之间需要通过网络信道传输,其受网络带宽与时延影响;算力的潮汐效应,云计算中由于算力需求与算力输出受网络因素影响导致错配问题。云计算受限于网络能力和算力的潮汐效应,需要边缘计算的支撑。

5G时代,边缘计算与云计算协同,实现更快的数据分析处理,低时延,应用和数据处理本地化。

B5G/6G时代,云边缘结合,进入泛在计算时代。泛在计算有云-边-端三级算力构成,时延低、可满足不同量级的算力需求;成本低,边缘设备与种蒜物理距离近,传输成本低。

唐雄燕指出,未来网络的发展趋势,从云网协同到算网一体。

“云网协同是云和网服务集成。云与网相对独立,只是云计算和网络服务的一体化提供,并不是网络架构的统合;算网一体是云网融合2.0,突破计算的网络瓶颈,环节算力的潮汐效应。结合5G+MEC+AI等技术,网络为计算服务,同时计算能力的提升也改变着网络,两者深度融合。”

那到底,未来的算力网络需要什么基础设施、网络设施?

对于此问题,唐雄燕给出的答案是,“这个网络设施一定是可编程的一个网络,也就是要实现我们网络对应用的感知,网络根据应用来进行调整和服务。而SRv6为这样网络设施的构建提供了很好的条件,它是面向未来的可编程网络创新平台。

SRv6可编程的意义:是网络真正意义上成为”Network as Computer“,运营商可以根据业务需求实现”Network As Service“。

网络和业务统一可编程(SRH):使得网络不再按照目的地址最短路径转发,路径可规划、路径敏捷可调优成为可能。此外,不同业务之间的编排也能够轻易实现,SFC快速使能新型业务。报文携带信息可编程(TLV),使得报文中可以携带应用信息、计费信息、SLA信息,OAM等信息在网络中船体,网络可以基于这些信息进行相应处理。网络节点行为可编程,可以基于报文、SLA等信息指定网络节点处理行为。

“这也是电信运营商所希望的。”唐雄燕指出,电信整个网络过去都是哑管道的模式,在商业模式上很难创新或持续发展。SRv6打破了网络和应用的界限,端到端实现的“云网一体”,采用网络可编程可方便实现应用调用网络资源,可以形成云网一体的体系。

在SRv6基础上,迈向算网一体

唐雄燕表示,SRv6标准上逐步完善,应用上逐步推进。我们正在思考研究下一步发展计划。“现在SRv6已有一些初步应用。运营商希望着APN6方向去发展,为业务应用提供高质量保障。”

事实上,随着算力网络的发展,网络要能够感知算力资源,实现算力跟网络的深度融合。这也是中国联通在推动网络向新一代体系演进中间的一些重要的关注点。

“APN6从应用角度来看,非常有价值的场景在于AR、云游戏和工业互联网远程控制等。”唐雄燕指出,因为这些应用对网络质量要求非常严格,APN6可以根据携带应用信息,通过业务的部署和资源调整来保证应用的SLA要求。“

以云游戏为例,云游戏需要进行效果渲染和游戏数据的传递和交换。效果渲染通常在边缘MEC中进行更有效;游戏数据通常为动作指令,传递和交换的范围大小决定了游戏参与玩家的范围。

“有了APN6,我们能够引导这样一些应用按照相应的路径包括有些处理在这个MEC里面处理,有一些处理可以引导到中心云上面去,这些就有了更加灵活控制的手段。”唐雄燕补充道:“流量清洗也是这样一个方向,今天很多企业部署DDOS流量清洗设备,成本很高,如果运营商有了APN6,可以向这样的企业做流量增值的服务,把整个企业的流量引导到清洗中心进行清洗,这些都是很好的一些应用的场景。”

“我们不但需要网络感知应用,也需要网络能够感知算力。计算优选网络(CFN)通过网络内建计算业务动态路由的能力,以解决MEC部署复杂、效率低、资源复用率不高等问题。”唐雄燕表示,CFN通过边缘计算成网,实现边边协作,利用服务的多副本特性,实现用户的就近接入和服务的负载均衡,适应服务的动态性。“

同时,唐雄燕强调,”边缘计算是运营商发展的重头领域。目前,边缘计算都是一些孤立的,当我们认为边缘计算的资源可以统一来使用,如果把边缘计算怎么形成一个网络,使得网络能够感知这样一些计算资源,把相应应用放到合适的计算节点进行计算,可以进一步提升资源利用率的。“

“基于SRv6技术,CFN实现网游业务低时延转发。”唐雄燕认为,如果网络能够感知应用、感知算力,再加上有确定性的能力,真正会对P网络有很大的发展和改观,这使得网络能够真正满足未来一些高等级业务的要求。

唐雄燕指出,未来IPv6+在云网融合里面将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中国联通正在积极推动云网融合从1.0向2.0去发展,迈向算力网络。

“利用IPv6可扩展头丰富的可编程空间,可以有效利用网络可编程能力,开展IPv6+网络新技术(包括SRv6、网络切片、IFIT和SFC等)和新应用开发,实现商业意图快速编程;打造确定性广域网,通过拥塞避免,冗余传输,指定DetNet流量传输路径,以控制端到端时延;结合当前网络中实时的网络状况和可服务的计算资源,灵活匹配、动态调度,将任务路由到合适的目标计算节点。”

最后,唐雄燕表示,“在IPv6上面,中国联通正在SRv6基础上进一步发展APN业务,通过更多开放创新使得网络感知应用、感知算力,真正形成一个算网一体网络,实现应用跟网络紧密的融合,构建出一个更加高质量的基础设施。”


在线客服